廣西防城港市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、副檢察長何文凱,看到網上一則假冒鳳凰衛視主持人梁文道名義發起的“二十萬懸賞清官”帖,他帶著些許揶揄,在以“檢察官何文凱”實名認證的個人微博里,噼里啪啦敲下一段話:“我缺錢,我對二十萬感興趣,請樓主組織人扒我,然後幫我討要二十萬!”(9月10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很明顯,這是一種應戰式的闢謠方式。短短幾個小時,這條微博被上升為了“網絡輿情”,還被貼上“官員求人肉”的標簽。其實,如果在一個健康的官場生態,“二十萬懸賞清官”的帖子無論真假,都不具備什麼挑戰性,敢於應戰的清官也不應該是何文凱一個人。然而,他在微博上的言論,還是被同事認為“尺度很大”。
  一種最有效的闢謠方式,為何顯得“尺度很大”?可能因為何文凱為了應戰的赤膊上陣。對於“你說自己清廉,敢公佈財產嗎”的討伐之聲,他乾脆把自己的財產狀況公佈到網上:名下兩套房產,一套集資建房,一套商品房,均在防城港巿。月收入5872元。愛人在三甲醫院工作。有家庭轎車一輛。這才是突破了官場始終堅守著的“尺度”。作為市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、副檢察長,能把家庭財產公諸於眾,這讓其他官員情何以堪?
  別以為這是何文凱為了應戰的一時衝動。現實中,這種“戰鬥”精神,也時不時地在他身上閃現。他認為,“不規範的權力就像一個魔爪。隨時隨地可以伸向你的領域,對你正常的執法行為進行干預。這是最讓人難受的。”因此他曾正面頂撞為某個當事人充當說客的市領導;在一次執法過程中,面對對方的傲慢態度,他發飆怒斥對方,“作為一個幹部,居然敢抗法、敢藐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!我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辦事,你憑什麼,有什麼資格、膽量抗拒法律?”
  不難看出,何文凱在微博“應戰”的底氣,來自他一貫的正氣。也是官場的行事準則和他內心的真實想法,常常使他陷入一種戰鬥般的拉扯和糾結,微博算是一個出口。在官場潛規則下,不少人選擇了妥協甚至參與,而何文凱會“陷入一種戰鬥般的拉扯和糾結”,是他的官德和節操的使然。他直言不諱地指出,“檢察工作的政治性大於業務性,他們這幫人,既成不了專家,也當不了政治家。”
  事實上,對這樣一位檢察官,從公權力的屬性和官員政治素質上衡量,的確算不上“英雄”。但是,他的所作所為已經成了官場“另類”。一位從事媒體行業的大學同學看了他的微博,被“驚出一身冷汗”,勸他再也不要寫了;他的妻子也時常勸他,不如只做好自己那一畝三分地的工作,制度的問題,自然有上面的人解決。在同事眼裡,覺得他在微博上的言論沒什麼分寸感,“尺度很大”。
  從相關報道來看,一位如此有正義感的檢察官,除了在本職工作中堅守法律底線,“一種戰鬥般的拉扯和糾結”,只能對一條虛假的網絡帖子擺開應戰的姿態,很像是堂吉訶德大戰風車。而讓人擔心的是,他的結局會不會也和堂吉訶德一樣:雖然出於善良的動機,懷著滿腔的真誠,但卻只能是四處碰壁,受盡嘲弄和傷害,使自己成為一個滑稽可笑的人物?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別讓發怒的檢察官淪為堂吉訶德)
創作者介紹

日系服飾

xd91xdwg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